首页 格言正文

李斌:2019年蔚来命悬一线,一边开会讨论五年战略,一边思考下个月工资从哪儿来

wangchaowh 格言 2023-12-09 20:04:03 25 0
  2023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与12月9日-10日在 *** 举行,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出席并发言。  提及“长期主义”,李斌说,在当今波动性越来越大的经济环境中,“致敬长期主义”是需要勇气的。  他说,蔚来还是一家年轻的公司,刚刚度过九岁生日。  “2019年,蔚来经历了一场完美风暴,命悬一线,我们自己觉得能活下来都是幸运的”,李斌回忆起了蔚来的2019。  2019年四季度,蔚来的压力达到顶点,“我们真是下个月的工资在哪儿,都要想很多办法去筹集、去腾挪”,李斌说,但是12月份,自己突然觉得应该要讨论一些长期战略。

专题:第二十一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

  2023(第二十一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与12月9日-10日在 *** 举行,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出席并发言。

  提及“长期主义”,李斌说,在当今波动性越来越大的经济环境中,“致敬长期主义”是需要勇气的。

  “蔚来一直是被媒体或者同行认为是比较喜欢长期思考的一家公司,我也不确定在当下,到底是个贬义词还是个褒义词,我觉得今天可能很多人会认为贬义的成分多一点,因为长期主义有的时候容易被理解为‘好高骛远’,甚至于不务正业”,李斌这样调侃自己。

  他说,蔚来还是一家年轻的公司,刚刚度过九岁生日。与福特、奔驰等同行相比,还非常非常年轻。“所以,我们今天很难说敢去奢谈太多的长期主义”。

  “蔚来内部一直有一句话——我们的生存是泥泞路上的马拉松”,李斌说,从自己与汽车行业产生交集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23年了,自己见证了中国汽车行业从开始进入家庭,到十几年前成为全球更大的市场,再到现在成为全球智能电动汽车的领袖市场。

  李斌指出,长期思考能够帮助企业发展,还举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两个例子。

  “2019年,蔚来经历了一场完美风暴,命悬一线,我们自己觉得能活下来都是幸运的”,李斌回忆起了蔚来的2019。“当时有一篇文章说,我是2019年最惨的人”,他直言,当时确实收到了很多压力。

  2019年四季度,蔚来的压力达到顶点,“我们真是下个月的工资在哪儿,都要想很多办法去筹集、去腾挪”,李斌说,但是12月份,自己突然觉得应该要讨论一些长期战略。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个念头,我跟公司当时的管理层花了几天的时间去讨论未来三年、五年,我们应该怎么做。但另一方面,我们还在想着下个月的工资从哪儿发”,李斌说,不过,在讨论中,大家达成了一个共识——要重新按照新的合理性去看待研发和供应链的布局。

  “我们当时有一个共识,不管是从智能电动汽车的研发、供应链,还是制造的角度,我们都觉得合肥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地方,因为当时在合肥已经和江淮有过制造方面的合作,我们经常要往返两地,看到了合肥一些向上的动能”,李斌说。

  虽然一直都在合肥生产,但当时蔚来的融资与合肥没有任何交集,“2019年一整年,我们跟18个地方 *** ,18个战略投资人进行交流,其实合肥是最后一个”,李斌说。

  直到2020年的1月7日,李斌在合肥与江淮开例会,会议开完要去上海,在上海站,李斌给时任安徽省投资集团董事长的陈翔发信息拜年,“他说你别走,你最近不是在找一些地方 *** 投资吗?你为什么不跟合肥谈一谈”,李斌回忆说,“我说我从来没有想过,他这么一说,我就没有去上海,回到市里,跟当时合肥市发改委的一些领导和市里领导见了一下,就开启了合肥投资蔚来,把蔚来从重症监护室挽救回来的故事”。

  “我更想说的是,哪怕在最艰难的时候去做一些长期的思考,都是有意义的,这是一个真实的例子,可能有些偶然性”,李斌说。

  第二个例子是蔚来引以为傲的“可充可换可升级的加电服务体系”。李斌说,之所以坚持,是因为蔚来一直有一个很朴素想法——电动车应该有和油车一样好的补能体验,不应该以“加电不方便”这样的理由去惩罚用户。

  “中国很多用户在家里是装不了充电桩的,在大部分城市可能能装充电桩的用户连一半都不到”,李斌说,“我们觉得换电是一个好的解决 *** ”。

  “这当然是一个非常长的过程,从2012年我有这个想法,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几年的时间,有很多质疑,因为很多人都没见过,或者一些了解过的人说特斯拉都没搞成,你为什么能搞成?或者说你要赔这么多钱,建换电站,要运营换电站,要赔这么多钱,能不能行?”,李斌坦言。

  “我们在这件事情上从来是没有动摇过的,我们一直在这样做”,李斌自信而坚定,“非常感谢国家相关部门的支持,因为这符合社会资源节约的方向,符合用户的需求”。

  “2020年的时候,在工信部、发改委、财政部、税务总局、公安部相关的支持下,我们在全世界之一个做到了买车可以租电池,开两张票,历史性政策的突破,换电开始真真正正就走入了一个合法发展的路”,他说,今年的购置税补贴政策也明确地把换电电池从税基里减了出来,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支持。

  “国家看到了,用户也非常认可”,李斌说,到今天为止,蔚来在全球已经建设了2238座换电站,每天提供接近7万次的换电服务,累计已经提供了超过3300万次的换电服务,蔚来用户一半以上的电量来自于换电。

  坚持带来了成功。李斌说,目前,在30万以上的高端纯电市场,今年三季度蔚来的市场份额达到了45%,今年10月份,上海地区蔚来的销量超过了油车的奔驰、宝马,“这是中国品牌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时刻,因为我们的平均售价接近40万人民币,说明用户接受认可了”,他说,长三角地区,蔚来有700多换电站服务约20万用户,用户体验非常好。

  “我们蔚来的用户是没有什么里程焦虑的”。

  蔚来的坚持也得到了业界的认可。11月份蔚来和长安签署了换电的战略合作协议,蔚来和吉利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把自身的换电 *** 、换电技术开放给行业。

  “现在在换电上,我们有一千多项专利”。

  “换电一个非常长期的事情”,李斌说,换电服务就是中国智能电动汽车的云服务、基础设施。它是值得做的,也是有成功的可能性的。

  不过,李斌也强调,长期主义或者长期思考也非常容易给企业挖坑。

  “今天世界的不确定性增加,长期主义稍不留神会变成大坑”,他总结了“三个坑”,“我们或多或少蹚了”。

  之一个坑,组织的惯性。李斌说,去年锂矿涨价,碳酸锂的价格从年初到年底涨了十倍,导致一辆车的成本涨了好几万,但今年开始降下来了,波动既剧烈又很快。为应对原材料涨价,蔚来去年紧急启动了自造电池策略,甚至开始看锂矿。

  “这件事情一旦启动起来,就会有费用”,李斌强调,在不确定的时代,如果稍不留意,就会变成非常大的固定资产投资,变成非常大的费用支出。

  “在长期主义的过程中,如果你做事情的惯性太强,不能敏锐地面对外部的变化,调整如果不快,它带来的成本是非常高的”,李斌说,蔚来自造电池从长期来说可能是对的,但如果不把长期主义和短期节奏调整好的话,就可能会花非常多的钱。“因为现在锂价降下来,电池的成本降下来,这时再去做这个事就有问题,企业的惯性会跟长期主义会形成一个比较大的坑”。

  第二个坑,资源边界。李斌说,汽车行业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创业公司要做的事确实不少,但要分辨哪些是真正要坚持的长期思考,哪些是短期的应激反应。如果把每件事情都当成长期投入,那公司的资源一定会被击穿。

  “蔚来在研发方面确实一直都是长期投入,每个季度的研发投入达到30亿人民币,去年投了108亿人民币,我们在基础设施方面也在长期投入,如果短期的回报不够,就会形成资源边界的挤压”,李斌反思说,“我们最近也做了一些调整,要重排优先级”。

  “但不管怎么样,即使是大的公司,不像蔚来这样还在亏损、还在创业的公司,也面临着这样一些压力,怎么确定资源的边界”,他说。

  第三个坑,李斌说,长期主义非常容易形成一种忽略短期执行效率的企业文化。“大家都说长期好,交卷子没有那么快,其实会容易把它对立起来,企业文化里容易形成这样一种文化的对立。这个也非常危险,也是很大的坑”。

  李斌说,从年初开始,蔚来就强化内部的执行效率,“包括前一段时间内部调整的时候,我也说‘不能把长期主义作为不做好短期执行的借口’,其实非常容易形成这样一个借口”。

  “这些都是我们或多或少踩过的一些坑。当前这样一个不确定性增加的时代,长期主义的回报在变低,风险在增加,怎么样去认识清楚我们所在行业的底层逻辑,保持定力,坚持的地方该坚持,保持韧性,穿越周期,是我们所有做企业的同行在当下的这个环境下需要去形成的一个能力”,他说。

李斌:2019年蔚来命悬一线,一边开会讨论五年战略,一边思考下个月工资从哪儿来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